開票方走逃,如何甄別有關支出的真實性

來源:中國稅務報 作者:李中穎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7-24
摘要:企業因開票方走逃無法換取合規發票,按規定提交了證明有關支出真實性的資料,但資料顯示其與開票方無直接聯系,支出被轉讓給了第三方,其支出能作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嗎? 規定:真實支出扣除須提交必要的證明 企業支出真實且已發生,應當取得而未取得發票,...
baidu
百度 www.fdccd.co

  企業因開票方走逃無法換取合規發票,按規定提交了證明有關支出真實性的資料,但資料顯示其與開票方無直接聯系,支出被轉讓給了第三方,其支出能作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嗎?

  規定:真實支出扣除須提交必要的證明

  企業支出真實且已發生,應當取得而未取得發票,有關支出能否作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這個爭議已久的問題隨著2018年6月《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的公布迎刃而解。然而,隨著實踐深入,一些新問題冒了出來。

  為加強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規范稅收執法,優化營商環境,國家稅務總局2018年6月發布關于《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以下簡稱28號公告),對一些特殊情況作了明確規定。

  其中第十三條規定,企業應當取得而未取得發票、其他外部憑證或者取得不合規發票、不合規其他外部憑證的,若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應當在當年度匯算清繳期結束前,要求對方補開、換開發票、其他外部憑證。補開、換開后的發票、其他外部憑證符合規定的,可以作為稅前扣除憑證。

  第十四條規定,企業在補開、換開發票、其他外部憑證過程中,因對方注銷、撤銷、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被稅務機關認定為非正常戶等特殊原因無法補開、換開發票、其他外部憑證的,可憑以下資料證實支出真實性后,其支出允許稅前扣除:(一)無法補開、換開發票、其他外部憑證原因的證明資料(包括工商注銷、機構撤銷、列入非正常經營戶、破產公告等證明資料);(二)相關業務活動的合同或者協議;(三)采用非現金方式支付的付款憑證;(四)貨物運輸的證明資料;(五)貨物入庫、出庫內部憑證;(六)企業會計核算記錄以及其他資料。前款第一項至第三項為必備資料。

  案例:一企業提交的證明顯現虛開嫌疑

  顯然,上述規定對“企業應當取得而未取得發票,相應支出能否稅前扣除”這一問題給出了明確指引。不過,對于某市稅務局工作人員來說,最近遇到的一個案例讓他們有了新的困惑。

  該市轄區內的明月公司(化名)取得由A公司和B公司開具的6張發票,主管稅務機關經審核認定這6張發票為不合規發票,告知明月公司要按照28號公告的有關規定換開合規發票,如果不能按期換開,則需按照該公告第十四條的規定,提供證明其有關支出真實性的資料。

  明月公司在收到通知的60日內,按照28號公告第十四條的要求,向主管稅務機關提交了證明其有關支出真實性的全套資料。

  主管稅務機關審核后發現三處疑點:一是明月公司雖然是通過支票分別轉賬給了A公司和B公司,而A公司和B公司卻都將收到的支票背書轉讓給了C公司;二是A公司和B公司都在注冊的當月領取發票,全部開具,于次月走逃,涉嫌虛開發票;三是明月公司沒有直接與A公司和B公司聯系,與這兩家公司的所有業務均通過中間人E接洽完成。

  鑒于這些疑點,主管稅務機關對明月公司提交的證明資料不予認可,要求其依法補繳有關交易涉及的稅款和滯納金。

  爭議:明月公司針對處理提出兩點質疑

  明月公司不服此處理決定,很快提起行政復議。

  其主要提出了兩點質疑:一是明月公司按照28號公告第十四條的規定提交了證明有關支出真實性的全部資料,為何不能據此認定其支出的真實性?二是主管稅務機關發現的疑點問題,能否足以推翻明月公司提供資料的真實性?

  這兩個問題在某市稅務局引發討論,有人還提出了“對疑點問題的舉證責任應當由誰來負擔”的問題。

  分析:需確定有關證明的標準及舉證責任

  筆者認為,上述爭論實際涉及有關證明的標準和舉證責任問題,需要探討以下幾個法律要點。

  其一,稅務機關應當按照什么標準判斷企業業務的真實性?

  28號公告給稅務機關判斷企業的有關支出能否進行稅前扣除提供了硬性標準,即“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同時,28號公告第十四條又給稅務機關提供了明確的判斷標準,即如果企業因特殊原因無法補開、換開合規發票,可憑28號公告第十四條列舉的資料證明其支出的真實性。如果以“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為實質標準,是不是只要滿足28號公告第十四條列舉的6項形式標準,就能認定企業“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現實情況表明,經濟生活復雜多樣,納稅人即使提交了第十四條列舉的全部資料,也不能完全證明其支出的真實性。稅務機關只憑書面審查進行判斷,也無法準確判定有關支出真實且已發生。所以,筆者認為不能在28號公告確定的實質標準和形式標準之間畫等號。

  稅務機關對納稅人支出真實性的判定,是應當通過充分調查進行實質性判定,還是依據28號公告第十四條規定進行形式審查?從稅務執法的角度,筆者認為還是應當堅持實質性的判斷標準,即必須以確定“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為最終標準。

  其二,對于“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如何明確舉證責任?

  適用28號公告的條件為“應當取得而未取得發票”,以及“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那么,“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的判斷應當在什么階段進行,由誰來判斷呢?筆者認為,此處的“支出真實”應由納稅人進行主張并舉證,具體標準是提供28號公告第十四條所列的資料。稅務機關在收到資料后,再進行綜合判斷,確定交易是否真實。

  28號公告第十四條可以看作是對納稅人舉證責任的明確。即納稅人只要按照第十四條規定提交了資料,就能證明其支出的真實性。而對于稅務機關來講,只有掌握的證據足以完全推翻納稅人提交的資料,有關否定其交易真實性的處理才可成立。這無疑加重了稅務機關的舉證責任。

  本案中,主管稅務機關對明月公司有關交易的真實性提出了三個疑點,也有相關的證據支持,但對于明月公司與A公司和B公司的交易來說,這三條證據都是間接證據,其證明力不足以推翻明月公司提交的證明資料。而由于A公司和B公司已經走逃,稅務機關很難進一步搜集證據。在這種情況下,如何進一步舉證,消除有關交易真實性的疑點,是一大難題。

  其三,對疑點問題的舉證責任應當如何分配?

  有人認為,既然稅務機關發現了交易真實性的疑點且有證據支持,納稅人就應當對該部分疑點進行解釋并提出證據證明。這里涉及舉證責任分配問題。

  舉證責任分為“行為意義上的舉證責任”(主觀舉證責任)和“結果意義上的舉證責任”(客觀舉證責任)。主觀舉證責任,簡單而言就是誰主張,誰舉證;客觀舉證責任,則是在案件經審理后事實仍真偽不明時,何方當事人應承擔對其不利的事實認定。實務中,對客觀舉證責任的常見誤讀就如上面提到的觀點,認為客觀舉證責任會隨著訴訟的進行和證據的舉示,在雙方當事人之間不斷轉移,比如就某一有爭議的事實,一旦原告舉示了初步證據,則客觀舉證責任就轉移至被告,若被告無法舉出足夠的反證,則應作出對被告不利的事實認定。這種錯誤認識將客觀舉證責任在實務中的運行想象成了“打乒乓球”一般。而實際上,客觀舉證責任一般都根據實體法規范,在訴訟前就已經被“客觀”地確定下來,且只能由當事人的一方承擔而不會同時分配給雙方,也不會在雙方當事人之間發生轉移。在行政訴訟法中,適用“舉證責任倒置原則”,行政機關本就被賦予了更嚴格的舉證責任,關于行政復議中的舉證責任,也可以借用行政訴訟的舉證責任分配理論來判斷實踐中的問題。

  從28號公告規定來看,對交易真實性的舉證責任是由納稅人承擔的,但是這種舉證責任又做了進一步的明確,即提供第十四條所列資料即視為納稅人完成了舉證責任。對稅務機關來說,如果要推翻納稅人提交的資料,就要對有關交易的非真實性承擔舉證責任。只有在稅務機關提交的證據足以推翻納稅人提交資料真實性的情況下,舉證責任才會發生轉移,否則稅務機關就要對舉證不能承擔不利后果。

  結論:征納各自按責任處理有關事項

  28號公告適用中,納稅人如果無法補開、換開合規發票,則要對其“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承擔證明責任。但對于納稅人來說,這一證明責任是有具體標準和形式可循的,即提供28號公告第十四條列舉的資料即可。而對于稅務機關而言,審核納稅人提交的資料,則應當堅持實質證明標準,即“支出真實且已實際發生”。只有在稅務機關搜集到的證據足以完全推翻納稅人所提交證據的情況下,才會發生舉證責任轉移。

  回到本案,主管稅務機關既然質疑明月公司有關交易的真實性,就應當對疑點問題進一步查明。在現有證據不足以推翻明月公司提交資料的情況下,稅務機關則要承擔不利后果。據悉,該案以認定明月公司有關交易真實而告終。這一案例為稅務機關準確適用28號公告提供了借鑒。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一定牛 pk10 云南快乐十分 新11选5 宁夏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快中彩 好运彩app平台 昆明站街女体验报告 巴西比比利时比分预测 日本女优电影字幕 西欧特级黄色片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组 安徽十一选五的开奖 微乐辽宁麻将辅助 2001年上证指数 南粤36选7 2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