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爭議涉補償工資損失個稅之爭:裁決,咨詢稅務專管員,限制消費,強制執行齊上陣

來源:第三只眼 作者:第三只眼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7-14
摘要:導語:本案核心在于所補工資損失是勞動所得還是懲罰支付款項,小編并不支持工資有價外費用的理解,因此還是要看支付的款項到底是什么,在判決書中并沒有解釋清楚。但從雙方溝通的過程來看,企業的意見是讓裁決書明確了支付的款項是稅前所得,從而適用了代扣...
baidu
百度 www.fdccd.co

  導語:本案核心在于所補工資損失是勞動所得還是懲罰支付款項,小編并不支持工資有價外費用的理解,因此還是要看支付的款項到底是什么,在判決書中并沒有解釋清楚。但從雙方溝通的過程來看,企業的意見是讓裁決書明確了支付的款項是稅前所得,從而適用了代扣代繳的法律義務履行,于此,作為個人,無端少了這么多的力爭所得,豈不心中“不平”!而企業寧肯少有風險,代扣代繳,也有讓你得不到的“效果”了。但是,我們也不得不服申請人對于專業的“執著態度”,還有對于委托律師辦理的專業保護。勞務爭議,離不開錢,也離不開稅,有效的協調讓步,有利于大家的共同獲益。

——大力稅手法稅團隊

  吳莉花等其他執行執行裁定書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執行裁定書

  (2019)京03執復5號

  復議申請人:吳莉花,女,1982年3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石敬會,北京慎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泰科(北京)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10號院21號樓5層502室。

  法定代表人:王江。

  委托代理人:侯婷,女,1988年1月1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郭瑋,男,1982年1月6日出生。

  復議申請人吳莉花不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朝陽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京0105執異1573號執行裁定,向本院申請復議。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泰科(北京)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科公司)向朝陽區人民法院提出異議稱,我公司與吳莉花的勞動爭議,北京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于2018年2月27日出具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

  我公司于2018年3月1日收到裁決書,裁決內容為:

  泰科公司自本裁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向吳莉花支付2016年4月27日至2017年5月26日期間的工資損失四十八萬七千五百元(稅前)。為了履行裁決書確定的內容,我公司于2018年3月7日聯系了東城區事務局的稅務專管員,咨詢如何履行裁決書內容涉及的個人所得稅事宜。當時得到了稅務專管員的答復,我公司應向吳莉花支付的工資損失487500元屬于在崗期間的應稅稅前工資,應由我公司按照一次性當月工資收入以45%的計稅標準代扣代繳其個人所得稅,依據法律規定和北京市東城區稅務局的要求,我公司代扣稅金為人民幣204295元。2018年3月19日,我公司向吳莉花支付代扣代繳所得稅后余額283205元,并已經代吳莉花完成后續個稅繳納事宜。

  但吳莉花在2018年3月21日就申請了強制執行。接到法院傳票后,我公司在2018年4月17日到法院做了談話,并向執行法官提交兩份有關吳莉花案個人所得稅問題的函,但執行法院告知吳莉花應得到全額賠償。

  2018年7月2日,我公司通過最高人民法院網站查詢得到法院就吳莉花申請執行我公司案件出具了限制消費令。我公司認為限制消費令的目的是為了懲戒被執行人未在指定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鑒于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我公司履行代扣代繳屬于法定義務。在公司已經履行完畢裁決書內容的情況下,法院不應當在案件中再使用限制消費令的執行措施。法院的限制消費令措施嚴重影響了我公司的正常運營及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日常出行。請求法院依據客觀事實對限制消費令的措施予以撤銷,并終結案件的執行程序。

  吳莉花辯稱,不同意被執行人的異議請求。我對泰科公司正確繳納個人所得稅的能力存在質疑,泰科公司的納稅存在很多問題。在此次執行案件執行之前,我和泰科公司還另有勞動爭議,在那次勞動爭議的法律文書中并未寫明稅前或稅后,泰科公司也是直接按照法律文書確認的數額進行支付的。此次勞動仲裁,是泰科公司要求加上稅前的,我認為是為扣押我工資做的鋪墊。另外,45%的稅率是泰科公司自己的想法,并沒有法律規定。我已經和公司終止了勞動合同,應當由我個人承擔納稅義務。我請求法院繼續強制執行。

  朝陽區人民法院查明:吳莉花與泰科公司勞動合同爭議一案,北京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于2018年2月27日作出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確認:

  泰科公司自本裁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向吳莉花支付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期間的工資損失四十八萬七千五百元(稅前);二、駁回吳莉花的其他仲裁請求。吳莉花向朝陽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朝陽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21日以(2018)京0105執5823號立案受理。執行中,朝陽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30日對泰科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江采取限制消費措施。

  另查,泰科公司于2018年3月19日以銀行轉賬方式,向吳莉花名下中國工商銀行賬戶內轉款283205元,并附言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稅后工資轉工商銀行。

  再查,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于2018年2月8日送達吳莉花,于2018年3月1日送達泰科公司。

  另,本案審查中,經向東城區稅務部門(原北京市東城區地稅局第八稅務所)進行調查核實,泰科公司于2018年4月8日就吳莉花487500元工資薪金作為收入額向納稅部門進行申報,稅款所屬期為2018年3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2018年4月9日,泰科公司就吳莉花487500元工資薪金實繳稅額204295元。此外,東城區稅務部門亦明確,就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所確認的泰科公司向吳莉花的支付款項,性質為工資,應當依法納稅,泰科公司作為發放單位有代扣代繳義務,且該款項僅能按照當月收入一次性扣繳個人所得稅,不可將款項進行按月分攤進行繳稅。

  本案審查中,泰科公司向朝陽區人民法院提交了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裁決書送達回證及快遞單、向東城區稅務局的致函、向勞動仲裁委員會的告知函、花旗銀行付款憑證、扣稅報表、稅款繳付憑證證明其主張。吳莉花僅認可裁決書、花旗銀行付款憑證、稅款交付憑證的真實性,但主張自己在2018年3月已經不是泰科公司員工,對其收入進行申報納稅不認可。吳莉花向朝陽區人民法院提交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京02民終3976號民事判決書、工商銀行流水單、完稅證明、勞動合同證明其主張。泰科公司認可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但不認可關聯性及證明目的。

  以上事實有當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執行卷宗材料及談話筆錄、調查筆錄等在案佐證。

  朝陽區人民法院認為,依據本案執行依據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泰科公司應支付給吳莉花之款項為稅前工資損失,泰科公司作為工資發放單位,履行代扣代繳義務,為吳莉花所得之工資繳納個人所得稅并無不當。

  本案中,泰科公司在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履行期限屆滿前將應支付款項的稅后金額支付給了吳莉花,后就應支付款項實際繳納了稅款,泰科公司據此主張債務已經履行完畢,應當予以支持,對泰科公司采取的強制執行措施應當予以解除。至于,吳莉花所提泰科公司報稅的計算方法不當的問題,可徑行向稅務部門反映。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款第(十一)項、第二百二十五條之規定,裁定:泰科(北京)安裝工程有限公司所提之執行行為異議成立。

  吳莉花向本院申請復議稱,泰科公司的納稅地點應是朝陽區,其向東城區地稅局納稅,違反稅法規定,程序有誤。勞動仲裁裁決泰科公司向我一次性支付訴訟期間十三個月工資487500元。訴訟期間的工資不屬于勞動報酬,其性質屬于法律對用人單位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剝奪勞動者權益的一種懲罰性賠償,不屬于勞動者勞動力的等價補償,故不應當負擔稅費。仲裁裁決的法律依據也恰是《違反<勞動法>有關勞動合同規定的賠償辦法》第二條第(四)項及第三條第(一)項,該條也被收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章“法律責任”里面,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工資是一種法律責任。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的規定,這種懲罰性賠償就不屬于應當交稅的范疇。不屬于“工資、薪金所得”,同樣不能適用原財稅[2001]157號文,國稅發[1999]178號文亦對此加以明確。泰科公司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主動要求仲裁裁決書加稅,拖延一個月送達時間,又在被強執一個月后亂交稅,不停傷害我的同時,掩蓋其偷稅漏稅的真相,其違法、不誠信的行為不能得到支持。故請求撤銷朝陽區人民法院(2018)京0105執異1573號執行裁定,恢復執行。

  泰科公司稱,認可朝陽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執行裁定,不同意復議人的復議申請。勞動仲裁裁決我方五日內向吳莉花支付工資損失48萬余元(稅前),根據個人所得稅法第三條規定,稅率為3%-45%,第六條第一項規定的納稅的計算方式。我公司向東城區稅務局咨詢了裁決書涉及的個人所得稅的履行事宜,稅務局答復勞動仲裁裁決支付的工資損失48萬余元屬于在崗期間的稅前工資,應由我公司按一次性當月工資收入代繳稅,朝陽區人民法院在執行異議審查期間亦前往東城區稅務局進行了調查核實,我公司扣繳行為依法有據。

  本院復議審查中,為支持其主張,吳莉花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證據材料:1、泰科公司工商注冊信息;2、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執異字第44號案及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執復字第89號案;3、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7保全與執行案例;4、京勞人仲字[2016]第306號裁決書;5、裁決后向泰科公司發出《申請恢復勞動關系及支付工資》的快遞底單;6、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7、朝陽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京0105執異1573號執行裁定書;8、泰科公司函(致北京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9、泰科公司函(致東城區地稅局);10、《扣繳個人所得稅報表》;11.2016年泰科公司審計報告。泰科公司質證意見如下:對證據1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但對證據關聯性及證明目的有異議;對證據2、3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不具有合法的證據形式;對證據4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但對證據的關聯性及證明目的有異議;對證據5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僅是快遞底單復印件,沒有投遞情況及所對應的函文;對證據6、7、8、9、10、11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但對證明目的有異議。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2018)京0105執異1573號執行裁定書查明的事實一致。

  吳莉花在復議過程中,向本院提出調查取證申請,要求本院調查核實東城區地方稅務部門收悉本案泰科公司咨詢的詳盡檔案材料及情況,另向朝陽區地方稅務部門征詢意見,其轄區內注冊企業是否應在該轄區登記申報納稅,本案仲裁裁決支付的數額是否屬于法定的“工資、薪金”所得,計征個人所得稅,如需計征,計征的法律依據、計征方式等。

  本院認為,京勞人仲字[2017]第456號裁決書裁決泰科公司自裁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向吳莉花支付2016年4月27日至2017年5月26日期間的工資損失487500元(稅前),泰科公司致函東城區稅務部門后代扣繳稅額204295元,將余款發放給吳莉花。現吳莉花對朝陽區人民法院的執行異議裁定不服,復議至本院。但雙方爭點在于東城稅務部門的征稅權限,本案勞動仲裁裁決的487500元是否屬于征稅范圍,進而按何種標準征稅的問題,上述問題已超出了執行異議案件的審查范圍,本案不予審查,一審法院異議裁定并無不當。吳莉花提出的調查取證意在解決上述問題,鑒于本案無權審查,該調查取證事項于本案處理無妨,故對其調查取證申請本院不予準許。綜上,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吳莉花的復議申請,維持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8)京0105執異1573號執行裁定。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王成

  審判員 孫宏磊

  審判員 宮淼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八日

  書記員 喬丹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