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銷售方拒開發票,購買方無法稅前扣除如何救濟?

來源:華稅 作者:華稅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7-16
摘要:編者按: 實務中,若承租方較之于出租方屬于弱勢地位,出租方轉售水電拒絕向承租方開具發票情形并不少見。在此情形下,由于發票開具屬于稅法規定的法定義務,無論民事主體雙方是否約定,均應根據發票管理辦法等規定開/受發票,承租方往往無法僅以未開具發票...
baidu
百度 www.fdccd.co

  編者按:實務中,若承租方較之于出租方屬于弱勢地位,出租方轉售水電拒絕向承租方開具發票情形并不少見。在此情形下,由于發票開具屬于稅法規定的法定義務,無論民事主體雙方是否約定,均應根據發票管理辦法等規定開/受發票,承租方往往無法僅以未開具發票為由通過民事訴訟途徑救濟,無法實現對該部分成本、費用的稅前扣除。本期華稅律師通過一則案例,分析在出租方拒開發票情形下,分割單能否作為稅前扣除憑證,并通過對發票開具提起民事訴訟的司法裁判觀點進行探討,為受票方避免前述風險提出建議。

  一、案例引入

  A公司作為承租方,與出租方B公司簽訂租賃合同,約定租用B公司的辦公室作為生產經營場地,租賃期為5年(2017年1月1日-2021年12月31日),經營過程中的水費、電費由A公司按月向B公司繳納(B公司加價向A公司收取水電費后統一繳納給供電局和水務公司),2018年1月,A公司向B公司索要2017年度水電費發票遭拒,A公司轉而向當地供電局和水務公司索要水電費發票,回復稱該水電費已統一向B公司開具發票。2018年6月,A公司被稅務局抽查,由于水電費未取得符合規定的稅前扣除憑證,被稅務局責令補交企業所得稅,并繳納滯納金。

  二、B公司應向A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分割單不能成為本案有效的稅前扣除憑證

  (一)B公司轉售水電的行為為增值稅應稅行為,應向A公司開具發票

  根據《增值稅暫行條例》第一條的規定,銷售水電屬于增值稅的應稅行為,應根據對應稅率申報繳納增值稅。

  本案中,B公司加價轉售電的行為,應按照“銷售或進口貨物”17%(2018年5月1日起調整為16%,2019年4月1日起調整為13%)的稅率申報繳納增值稅,并據實向A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

  就水的銷售行為,由于自來水公司(一般納稅人),銷售自來水適用3%的征收率(參見財稅[2014]57號),物業公司代收水費時僅能按照3%的稅率獲取進項,為穩定營改增后物業公司稅負水平,2016年8月19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物業管理服務中收取的自來水水費增值稅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6年第54號),公告規定:提供物業管理服務的納稅人,向服務接受方收取的自來水水費,以扣除其對外支付的自來水水費后的余額為銷售額,按照簡易計稅方法依3%的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同時(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6年第54號)的解讀進一步明確:納稅人可以按3%向服務接受方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

  本案中,B公司加價轉售水的行為,可以按照2016年第54號的規定,按照3%的稅率向A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

  (二)分割單無法成為本案有效的稅前扣除憑證

  《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第十九條規定,企業租用(包括企業作為單一承租方租用)辦公、生產用房等資產發生的水、電、燃氣、冷氣、暖氣、通訊線路、有線電視、網絡等費用,出租方作為應稅項目開具發票的,企業以發票作為稅前扣除憑證;出租方采取分攤方式的,企業以出租方開具的其他外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憑證。

  實務中,承租方往往只取得供電局和水務公司開給出租方的水電費發票復印件和分割單作為入賬單據。但根據上述規定,只有在出租方采取分攤的形式,企業才可以出租方開具的其他外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憑證,承租方應根據情況區分適用條文取得符合規定的稅前扣除憑證。本案中B公司為加價向A公司收取水電費,也并不符合這一條件,分割單不是本案中符合規定的稅前扣除憑證,A公司應向B公司索要發票。

  三、司法裁判主流觀點:A公司不能單獨就發票開具行為提起民事訴訟

  (一)受票方能否單獨以“未開具發票”為由提起民事訴訟裁判觀點不一

  關于這一問題,實踐中人民法院在不同案件中的裁判觀點有所不同,最高院的司法判例對于單獨提起開票行為的訴訟是否支持也存在截然相反的觀點。

  1、中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與新疆溫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2014)民一終字第4號)

  在該案中,中天公司(承包人)以溫商公司(發包人)未向其支付工程款為由訴至新疆高院,溫商公司提起反訴,要求中天公司向其開具工程款發票。

  對于溫商公司單獨以開具發票為由提起的反訴請求,一審新疆高院認為開具發票不屬于民事審判解決的平等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依法不予審查,故駁回該項反訴請求。二審中,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收取工程款開具工程款發票是承包方稅法上的義務,要求承包方收到工程款后開具相應數額的工程款發票亦是發包方的合同權利,遂改判支持了溫商公司要求開具發票的訴訟請求。

  2.朝陽富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遼寧宏豐天運食品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8)最高法民申1395號】

  該案中,關于富隆公司應否為宏豐公司開具工程款發票的問題,最高院認為,“開具工程款發票是富隆公司應承擔的法定納稅義務,而非民事義務。二審法院認定開具發票屬于行政法律關系而不是民事法律關系,駁回宏豐公司該項訴訟請求,該認定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二)司法裁判案例主流觀點:發票開具應由行政法律關系調整

  雖然最高院曾有判決支持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要求對方開具發票的案例,但經查裁判文書網公布的相關案例,對發票開具行為能否單獨提起民事訴訟,法院大多持否定態度。

  《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一條規定:“稅務機關是發票的主管機關,負責發票印制、領購、開具、取得、保管、繳銷的管理和監督。”《發票管理辦法》第三十五條規定,“違反本辦法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稅務機關責令改正,可以處1萬元以下的罰款;有違法所得的予以沒收:(一)應當開具而未開具發票……。”

  據上述規定,發票管理屬于稅務機關的行政職權范疇,單位或個人在購銷商品、提供或者接受經營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中,應當按照規定開具、使用、取得發票,即無論當事人是否約定一方負有開具發票的義務,雙方均應按照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開具、使用和取得發票,此為當事人的法定權利義務。負有履行義務的主體應嚴格遵守稅收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并接受稅務機關的管理和監督。付款方僅要求收款方開具發票,不屬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

  四、華稅建議:做好發票管理工作,向稅務機關尋求救濟

  (一)合同約定先票后款、制定拒開(延期開具)發票的違約責任條款

  簽訂合同時,可在合同條款中明確將開具發票作為付款的前提之一,否則發生爭議后,一方面無法要求對方先開票己方后付款,另一方面可能面臨僅就發票提起民事訴訟的,法院不予受理。實踐中,許多付款審核流程嚴格的公司會將取得發票作為受理付款、啟動付款流程的前提條件。

  通過制定拒開發票、延期開具發票的違約責任條款,即明確約定:因開票方未開具發票導致受票方無法實現稅款抵扣,而造成的損失由開票方承擔。為后期請求人民法院判決開票方賠償相應損失,受理案件奠定基礎。

  (二)梳理保存其他能夠證明支出真實發生的有效憑證(證明)

  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一定程度上擴大了稅前扣除憑證的范圍,但根據公告第十三條的規定,能夠取得發票的仍然應以發票作為有效抵扣憑證。實踐中,稅務機關對成本、費用扣除的稽查(檢查),以“其他有效憑證”作為抵扣依據的認定條件仍非常苛刻,未取得合規發票的,仍面臨無法實現稅前扣除的風險。但對物業服務合同、記賬憑證、付款的銀行電子回單、物業公司提供的收據等資料仍應梳理留存,以證實支出發生的真實性、合法性、合理性,尤其是生產企業,避免因水電費支出過大未獲得發票而引發被認定偷稅風險。

  (三)就開票方拒開發票行為向稅務部門尋求救濟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十三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都有權檢舉違反稅收法律、行政法規的行為。收到檢舉的機關和負責查處的機關應當為檢舉人保密。稅務機關應當按照規定對檢舉人給予獎勵。

  《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十九條規定:銷售商品、提供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的單位和個人,對外發生經營業務收取款項,收款方應當向付款方開具發票;特殊情況下,由付款方向收款方開具發票。

  結合前述規定,開具發票是稅法規定的開票方必須承擔的法定義務,如存在應當開具而未開具發票情形的,付款方可向稅務機關申請解決,由稅務機關按照相關規定處理。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一定牛